施咏康——平凡而不平凡的老学长


  [2019-10-27]


喜见广东星海音乐学院将发挥学者和智库的作用,视为重中之重。为老年专家所作的智慧和奉献,实现了二次开发与保驾护航。我们钦佩地看到年逾九十的施永康学长,仍在为事业带教研究生,创出了我国高等音乐教学尊重知识、尊重人才,继往开来之特例。

施永康学长扎根于人民与音乐,有信仰、有情怀、敢于作为、敢于担当,追求高远理想以及家国情怀的深渊,让他的创作才能获得了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源泉,成为对国家、对社会、对民族、对人民不断做出贡献的音乐家和学问家。

作为学弟,回顾老学长砥砺奋进的年青时代;1956年撰写《黄鹤的故事》,成了上音第一位取得国际金奖、饯行交响音乐民族化的开拓创新者。1961年文化部艺术教育局的“香山教材会议”上,确定他为编写管弦乐法教材成员,他不负众望,成了上音担当作曲配器学科的学术带头人。

1979年开始担任研究生课程。

1983年调任广州星海音乐学院副院长、教授,兼任广州市艺术教育委员会委员……

但见他碌碌人生,一路行来声情并茂、桃梨芬芳。

对老学长的钦佩与楷模,并非在于他的身份头衔多少;培养有一大批卓有成就的作曲家、指挥家、教授;还是他的才高八斗著作等身。仅就他在上音的教学期间,每一年所编写的教材和音响资料,无不让人体验到耳目一新和精雕细刻。回想当年的他,对每一位器乐专业同学的演奏,是那样的关注和谦虚问询,难怪他的专著《管弦乐器乐法》,顺理成章地为各大音乐学院应用于作曲系教材,并已十一次印刷,印数达三万二千册,从一项专业教材的影响和作用来说,乃真是个难以衡量的悬念,万事只怕有心人呵。

融合文化科技的道路

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,由于缺少对学科及相关领域的国际研究状况基本了解,不熟悉本学科的世界学术规范,特别是要带好博士生的学习和研究,更需打开学科的窗口,懂得如何借助计算机的应用,辅助和解决所面临问题。

1996年上音、交大和上海艺术研究所几位老同志,在引导广大青少年熟悉计算机音乐的基础知识,办班普及的同时抓好二头,筹建了上海计算机音乐协会。由黄钧、宗弼、何鉴秋借市文化干校计算机房,邀请了朱践耳、吕其明、何占豪、曹鹏、陆在易、鄭德仁等音乐专家进行互相交流学习。学长施咏康通过上海交响乐团鄭德仁老师,及时送来了经他翻译整理的计算机音乐软件和使用手册。可以说从那时候起,老音乐家们扎堆的 以计算机代笔,成为一个时代文化与科技融合的热点和美谈,他那不介意中的“引火添柴”真是功不可没呵。

对于音乐艺术的塑造、社会科学和哲学理性的研究,首先是要搞清楚为谁创作、为谁立言的问题。

一次谈话中,问及施咏康他对当年上音提倡的革命化、民族化、大众化的看法时,他的回答出奇简单:“做好音乐作品民族化了,当然就是大众化、革命化了”。事实上大家所钦佩、楷模学长的艺术道路与风格,也真是以创造人们喜闻乐见,具有中国作风、中国气派为目标,饯行民族化和大众化的革命风貌。

适者思变,行者无疆

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故事,从莘莘学子到耄耋教授,施咏康始终以德立身、以德立学、以德施教;创新指导培养学生,全方位地饯行教书育人 ,甘做学生成长成才的指路者和引路人。

原上海艺术研究所副所长,京剧《智取威虎山》作曲之一的黄钧回忆:“在1956年的上音的理论作曲指挥系,上丁善德的课时,施咏康就担任了助教,对他的学术坚守和人格诚信,印象深刻。”“辅导时的详实介绍、举例贴切,内容带有前瞻性,能有效引导创造性思维”。

指挥三野文工团军乐队,参加解放上海的入城式,上音的宗弼副教授也道:施咏康平时严肃稳健中还不乏幽默,思路清晰灵活,课下“亦师亦友”乃是大家真切的感受。

民族音乐系戴树红副教授,与施咏康是当年的老邻居,谈起老施之记忆和逻辑思维的过人:“沙汉昆教授在十几位学生中,选了八个作品的电台录音送给施咏康。若干年后我儿子戴意去广州,顺便探望了施伯伯,谈家常间他给我儿听了段录音,告诉‘这是你爸妈经常让她到我家,喊你回家吃飯的妹妹所作’,像他这样的记忆和事事有心,真是难得。”。其实笔者知晓,当年的戴微早已是上音音乐学系的资深教授,对于学生的作品,那样地关注和悉心研究保存,正是老学长他平时为备课,精心保存、收集资料的常态噢。

墙内开花墙外香的上音,一段时间里,对与社会歪风“一切向钱看”的肆虐难以抵制,以致闹出了众所周知的‘钟鼓奖风波’,老音乐家朱践耳不得不在《人民音乐》署文:“通过‘钟鼓奖’事件,我深深体会到,主持公道的工作有多难。国内的各种音乐比赛还会继续下去,如何才能健康发展?我想,只有舆论和群众(关注),人人都有知情权、参与权、表达权、监督权,才能杜绝以权谋私、相互包庇的腐败现象发生,保持文艺百花园的一片净土”。

确实如此,“一个大学的兴衰荣辱看教授,一位教授的作为,可以影响人文环境”的说法,不无道理。施咏康无论从创作、教育 、科研和专著等都体现了一个“中国特色”,与之盲目跟风与所谓的‘ 国际接轨’拜金、媚外...有着根本的区别。归根结底,乃是一个民族文化的认同问题、道路问题。

结束语

时代在变迁,无论金钱职位之高低和社会的影响,不忘初心的施咏康,兢兢业业,永不放弃地坚守,以及他那追求卓越、平和归零的心态,始终让人钦佩。

窃以为,九十多年的上音史中,能够自始至终的坚持音乐艺术为人民服务,为广大人民群众而创作,以身体力行的硕果来激励后人,唯有贺绿汀先辈和老学长他们,才能当之无愧地受到大家顶礼和楷模。伟大出自平凡,宗师来自草民,平凡之中极不平凡的人生之路,就靠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地走来,继而代代传承的呵。

协会消息 返回